中国香港:从普选走向国家安全

林郑月娥,中国香港行政长官,2018年10月。

在北京中央政府要求发广国际镇压所谓中国香港独立近一年后,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对《基本法》中有关国家安全的23项立法的态度已经转变为积极的,这23项立法“应该立即进行”。至于恢复讨论政治改革,落实《基本法》对行政长官普选的规定,她说这只是最终目标,可以在30年内完成。

届时,这将是北京承诺“50年不变”的最后期限。

泛民主立法会议员批评林郑月娥专注于“一国”而非“两制”。

与其他行政长官不同,林郑月娥在其任期内的第二份施政报告中,将“中央政府与特别行政区的关系”提前放在报告的第一部分及“善治”一章。

在这一节中,她谈到了海湾地区、一带一路和行政长官对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和中央政府的“双重责任”。因此,她不会容忍任何危及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行为。她亦会在香港推广「一国」意识,以防止任何轻微的偏差。

她补充说,香港政府有宪制责任执行《基本法》中的二十三项法例,以保障国家安全。

她没有在报告中设定立法时间表,但她的态度显然更加积极。

首先,她并没有像去年在施政报告中形容这23项法例容易引发“社会纠纷”。她没有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这些问题,只是说原因是“去年发生了一些事情”。然而,她后来在另一个论坛上指出,在政府对香港独立采取零容忍态度的情况下,香港独立的追随者减少了,而反对声音增加了。过去一年,社会确实更加平静和稳定。

此外,她在去年的报告中表示,她将“努力创造”一个有利于23项立法的社会环境,但今年她用“努力创造”取代了这一环境,并表示她将探讨中国香港如何“积极”处理立法问题。

她补充说,尽管中国香港尚未制定23项法律,但这并不意味着香港政府会对任何分裂国家和危害国家安全的企图视而不见,也不意味着政府不会利用现有法律来处理“违禁行为”。保安局局长以《社团条例》为例,将国民党列为非法组织。

相反,《基本法》第四十五条规定行政长官最终由普选产生的宪制规定,林郑月娥重申,“我们不能忽视彩票印刷商如何能顾及彩票网站的事实,轻率地重启政治改革”。然而,去年关于“创造有利于促进政治改革的社会氛围”的声明已从今年的报告中消失。

她指出,在政务司司长任期内,她花了22个月处理政治改革,很少空处理其他事务。79日的占领几乎瘫痪了整个社会,后遗症依然存在。她不会“摇头埋墙”(即“撞上南墙”)来重启政治改革。

政改方案只有在立法会三分之二议员支持下才能通过。林郑月娥直言不讳,或者当立法会三分之二的议员属于当权派时,她可以冷静地回答重新开始政制改革的问题。

面对讨论23项法例前普选行政长官的泛民主立场,林郑月娥说这是不合逻辑的。她甚至以澳门的23项立法为例,指出中国香港不应为了维护国家安全而迫不及待地立即这样做。

至于普选特首的《基本法》要求,只是「最终目的」,「即系可以十年后、可以廿年后、可以三十年后」才做。至于《基本法》要求普选行政长官,这只是“最终目标”,即“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后可以做到”。

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20年了,只剩下30年“保持50年不变”。

近年来,政府要求中国香港颁布23项立法的压力大大增加。最近,中国香港人大常委会谭耀宗甚至表示,林郑月娥在任期间应完成23项法例。

然而,港人担心政府会透过立法削弱港人的公民自由。当政府在2003年颁布这项法律时,50万人上街游行,间接导致当时的行政长官董建华提前辞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