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司登公司成立后空,财务数据尚未披露。市值在一天内蒸发了60多亿港元。

月24日上午10点,沽空机构Bonitas发表报告,质疑波司登(HK3998)存在市场造假行为,包括虚增8亿净利润,以及向未披露内幕交易方多支付20亿元等。

该消息一经发布,波司登股价直线崩盘,一度跌超25%,市值蒸发60.9亿港元。

随后在11点16分波司登紧急停牌。

针对上述对波司登的质疑,记者询问了波司登官方工作人员,对方表示,Bonitas的报告不属实,目前企业正在争取尽快发布澄清公告,“上午停牌后,企业已经汇集各方中间机构和律师拟定公告。

毕竟是财务问题,涉及数据披露等还是要谨慎为准,无法立即给出具体回复。

”6月24日稍早前,有报道称波司登财务总监助理吕萝苓对外表示,目前公司内部还在紧急开会商议,本周五波司登就公布全年业绩,目前正是缄默期,对方选择在此时公布做空报告、让公司如何反驳对方面临很多限制,所以内部还在讨论。

此次Bonitas在报告中指出,波司登在其财务报表中伪造了8.07亿元的虚假利润,多报了174%。

香港交易所的文件披露波司登累计3年净利润为13亿元,但中国信用报告则显示,波司登的子公司净利润为4.63亿元。

Bonitas认为波司登在多次收购中,人为地向未披露内幕交易方多支付20亿元。

“通过以人为抬高的价格将仅有少量价值甚至没有价值的服装品牌资产出售给波司登的策略,我们认为高德康(波司登董事长)及其同谋者已经从波司登抽走了20亿元的现金和股票。

”Bonitas声称。

除此之外,Bonitas的质疑还包括,波司登将价值5600万元的实物资产以540万元的低价处置给高德康,以及向拥有波司登65%以上流通股的内部人士支付了巨额历史股息。

波司登财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4月1日-9月30日)营收达到34.442亿元,较同期上升16.4%;税后利润大幅上涨62.1%,达到3.549亿;归属股东净利润达到2.51亿元,同比大幅增长43.9%。

其中,品牌羽绒业务为17.7亿元,相较于去年上升19.5%,占到公司整体销售收入的51.5%。

2018上半财年正处于羽绒服销售淡季,波司登却取得了大幅的业绩增长。

对此,高德康表示:“今年以来,集团实施的聚焦主航道、聚焦主品牌的战略举措,能够与消费者的喜好及市场发展方向紧密连接,并互相产生协同作用,因而取得了较好的业绩。

”奢侈品中国联盟荣誉顾问张培英认为,虽然可能单看波司登财务报表并没有什么问题,但不排除造假的可能性。

“随着人力成本、渠道成本的增加以及地产红利消失,波司登面临着商超体系成本的全面增加。

虽然可能电商渠道做的还可以,但从做产品、品牌本身来说,虚报利润也不是不可能的,接下来很可能被监管机构约谈。

如果是收购小公司进行资产重组等行为属于财务手段,但过界了就很可能属于欺骗投资者,涉嫌违法。

”张培英进一步指出,此次事件对于波司登未来发展有一定影响,但羽绒服市场是刚需,波司登是行业龙头,在前期打下市场基础后,其他品牌再介入很难。

作为传统行业,波司登抗风险能力还是较强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