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0万搬迁基金沉睡3年

陕西华阴的农民期待着一个安全的家。应急资金存在于各级政府账户中。图为华西镇罗溪村受害者李宁一家(摄于4月20日)。

由于国家紧急拨付的5906万元搬迁资金无法及时发放,华阴市灾民搬迁安置工作进展缓慢,许多灾民仍住在通风漏雨的临时避难所。

7月25日,记者张军拍摄到一名骑自行车的人在华阴市市委、市人大办公楼前经过。

据记者张军报道,7月25日,来自陕西省华阴市高家村的59岁村民董胜新(Dong Shengxin)带领记者来到村子附近一个叫鹿泉的高地。

自从2003年8月华阴市发生毁灭性的洪水以来,董胜新和他的村民一直渴望在远离洪水的“安全岛”上重新安置他们的新家,但他们的搬迁梦想每年都在下降空。

随着渭河流域又一年汛期来临,华阴市灾后重建工作中出现的这一怪现象再次引起当地群众质疑:为何灾后异地搬迁安置工作进展如此迟缓?为何国家下拨的5906万元应急迁建资金“沉睡”至今未发放?应急资金3年发放1%2003年8月,罕见的特大洪灾席卷渭河流域,华阴市有11个行政村被淹没,3474户、1.379万受灾农民无家可归。随着渭河流域又一个汛期的到来,华阴市灾后重建工作中的这一奇怪现象再次引起了当地民众的质疑:为什么灾后搬迁工作进展如此缓慢?为什么国家拨付的5906万元应急搬迁资金至今没有发放?2003年8月,一场罕见的灾难性洪水席卷渭河流域,淹没了华阴市11个行政村,造成3474户家庭和1379万受灾农民无家可归。

洪水退去后,当地政府提议将11个受灾严重的村庄作为一个整体进行搬迁,并请求国家给予支持。

随后,国家发展改革委以“紧急调度”方式向陕西省拨付5906万元安置补助资金,按照每户17000元的标准,专项用于华阴市3474户彩民8848名的搬迁安置。

其中,15000元将用于补贴农民建房。1.2万元用于公共基础设施建设,规定农民建房补贴资金“不得截留、挪用”

来自中国西部城镇罗西村的56岁农民Xi辛集清楚地记得,当洪水被转移时,华阴市的一位领导在渭河支流房山河边拍了拍胸脯,并向农民保证:“每一个瓦政府都会补偿水的损失。

“现在洪水退去后第三个汛期已经到来,农民仍然没有得到住房补贴。

今年2月,据公开报道,发改委研究小组前往华银进行调查,发现“应急基金”一直“躺”在各级政府账户中“睡得很香”。

其中,陕西省财政专户4718万元,华银市财政局938万元,华银市移民局250万元,负责搬迁安置。

截至今年7月20日,仅向受灾农民拨款51.9万元,不到国家拨款总额的1%。

负责搬迁安置工作的华银市移民局解释说,搬迁资金不是救灾资金,使用原则是“不搬迁,不补偿”。

目前,大多数受影响的农民不愿意搬家,所以他们负担不起。

据华阴市移民局称,受2003年洪水影响的农民表示愿意搬家。

华阴市一直强调,强制搬迁不能违背群众意愿。

然而,一些受影响的农民透露了这样一件事:为了“配合”城市的工作,2004年,华西镇的组织人员为受影响的农民填写了一份关于他们愿意搬迁的统一问卷,“表示他们不愿意搬迁”,并为上级决策提供了虚假信息。

华阴市一名知情干部表示,该市没有科学完善的搬迁计划,所以资金发放后没有向群众公布。

后来,在群众请愿、媒体报道和上级调查的压力下,搬迁工程仓促启动。“这项工作一步步向前推进,资金分配一劳永逸地停止了。

“受影响的农民已经等了将近3年了。数千万元的国家搬迁资金什么时候“睡觉”?受影响农民的搬迁何时才能得到妥善解决?人们期望当地政府尽早给出答案。

与受灾农民搬迁进展缓慢形成对比的是,由地方财政投入近1600万元的华阴市市委、市人大新办公楼建设进展迅速。

中央政府规定,党政机关办公楼的建设要严格控制。

确需建设的,必须经省级人民政府批准。

然而,华银市委、市人大修建的办公楼超标,只有渭南市发展规划委员会批准。

渭河洪水发生时,办公楼只完成了基础工程。灾难发生后,华阴市高度重视建设。主要工程于2003年12月封顶,2004年11月竣工,2005年4月投入使用。

洪水过后,上级要求华阴市实施1233万元的灾后重建配套资金,如堤防改善和道路建设,但华阴市没有这样做。

受影响的农民反映,他们缺乏资金,在搬迁方面面临许多困难。他们希望政府能在贷款方面帮助他们,但华银市无视他们。

然而,华银市已向市委和市人大拨款1550万元,用于建设超标准的办公楼。

“城里有钱的盖楼,农民没钱盖房子。

“由于信息不透明,一些受影响的农民怀疑国家划拨的搬迁资金被挪用,并继续向上级机关上诉。

华阴市的一名老干部说,坚持修建办公楼而不对受灾最严重的农民进行适当的安置,是对群众苦难麻木不仁的。

国家分配紧急安置资金原本是一件温暖人心的事情。相反,它已成为近年来地方干部和群众之间紧张关系的焦点,并已成为一颗“冻住的心”。

面对这个难以下咽的“苦果”,华银市委、市政府在给上级的报告材料中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是“群众不愿意动”,最大的教训是“做群众工作不够深入细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