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边国家广泛认可的“一带一路”外国政治家招揽中国投资

温延庆报道称,“一带一路”在中国掀起了一波投资浪潮。有些人担心中国是否会“剃光头,挑个性感的”。沿线国家的态度如何?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记者找到了答案。

关于“一带一路”战略,格鲁吉亚总理伊拉克利·加利巴·什维利表示坚决支持,蒙古总理齐迈迪因·赛坎比利格希望通过这一战略引进中国资本和技术。马来西亚国际贸易和工业部长穆斯塔法·穆罕默德希望加强双边合作,并表示“事实上,许多东盟国家都这样认为”。

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发展战略正在全球掀起新一轮产业合作浪潮。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间日益密切的经贸合作将成为引领世界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一带一路”机遇丝绸之路不是一条具体的道路,而是一个整合周边国家、共享资源、技术和财富的网络。

赛汗·比勒格说,今年7月,中国、俄罗斯和蒙古三国元首举行会议,批准了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俄罗斯联邦和蒙古三方合作的中期路线图。这三个国家应该通过铁路、原油管道和公路连接起来。

蒙古前矿产和能源部长达什多吉因·佐利克特(Dashdorjiin zorigt)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丝绸之路有利于两国之间的能源交流、农业贸易合作和旅游业发展。

目前蒙古已经在建设两座发电厂,包括中国的投资。

然而,加利巴·希维利称丝绸之路经济带为“一个伟大的想法”。他说,中国不仅在格鲁吉亚投资,而且有长期的商业往来。作为他们的第四大贸易伙伴,“一带一路”对他们非常重要。

加利巴·什维利说,格鲁吉亚也是AIIB的创始成员国之一,他认为这对整个地区非常有益。

“我们希望建造一个吞吐量约为1亿吨的新深水港。

加利巴·希维利(Galiba Shivili)表示,中国企业也有非常强烈的参与愿望,现在已经开始就基础设施项目进行谈判。

此外,格鲁吉亚仍在与中国讨论自由贸易区协议。

据了解,加利巴·希维利(Galiba Shivili)认为格鲁吉亚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是中国进入欧洲的最短路线。

记者了解到,今年2月,中国-格鲁吉亚国际铁路直通车。

这条铁路被认为是欧亚运输距离最短、运输时间最短的贸易通道,具有运营成本低、市场竞争力强的优势。

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马来西亚也希望与中国有更密切的关系。

穆罕默德表示,下周将在地方层面与中国就港口问题进行讨论。

他说,世界银行和亚行也给马来西亚带来了许多机会,但这还不够,马来西亚需要在未来五年加大基础设施投资。

这些国家已经开始向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投资伸出橄榄枝,但它们更喜欢享受任何国家带来的好处。

加利巴·希维利说:“我们希望把我们的国家变成一个中心。无论是中国、美国、其他国家还是他们的公司,我们都可以利用我们的地位并从中受益。

“一带一路”沿线的“民营企业有很大的走出去潜力”。中国国内经济增长放缓后,相应的国内投资需求和机会也在下降。结果,人们开始考虑更多的外国投资机会。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常务副院长吴心伯告诉记者,在经济发展较快的国家,投资回报率较高,“我们的经济调整和新常态有利于企业走出去”。

吴心伯还表示,从地缘政治角度来看,“一带一路”必须首先帮助当地经济发展。它不能简单地划定自由贸易区和签署贸易协定。它必须帮助其他国家寻找机会,改善基础设施建设,并为双方创造更多需求。

此外,“一带一路”的投资对于民营企业集体出海非常重要。

过去,中国的私营企业独自出海,风险很大。现在由于国家间主要战略的对接,其他国家的政府将高度重视,从而为民营企业的发展开辟了另一个空间。

民生投资有限公司副总裁陈国刚在达沃斯表示,他在“一带一路”战略中看到了机遇,这为民营企业未来的投资指明了方向。

AIIB丝绸之路基金为民营企业“组团出海”提供了良好的平台,有利于民营企业规避风险。

商务部发言人沈丹阳近日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今年1月至7月,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48个国家进行直接投资,总投资85.9亿美元,同比增长29.5%,占中国非金融类外商直接投资的13.5%。

就对外承包项目而言,前7个月,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60个国家新增对外承包项目1786个,新合同金额494.4亿美元,占同期中国对外承包项目新合同金额的44.9%,同比增长39.6%。其中,新合同金额5000万美元以上、累计合同金额420.9亿美元的项目176个,主要涉及电力工程建设、住房建设、交通建设、石化工业等领域。

吴心伯说,与一些西方企业相比,中国民营企业在投资强度和建设效益方面具有明显优势。

然而,中国建设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一带一路”并不是要挑战全球框架和机制,而是要看到许多亚洲国家在基础设施和融资方面的差距。

据了解,“一带一路”涵盖50多个国家,主要是亚洲地区的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水平较低。该地区有44亿人口,占世界人口的63%。区域经济总量为21万亿美元,占世界经济总量的29%。

另据亚洲开发银行测算,在2010年-2020年期间,亚洲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投资总需求高达8万亿美元,年平均投资约需7300亿美元,而目前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现有多边开发银行在亚洲基础设施领域的年度投资规模仅约为100亿-200亿美元。据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计算,2010 -2020年间,亚洲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总投资将达到8万亿美元,年平均投资约为7300亿美元,而目前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现有多边开发银行对亚洲基础设施的年投资仅为100-200亿美元左右。

欧亚资源集团CEO本尼迪克特·波特卡(BenediktSobotka)表示,中国不仅应该成为一个经济大国,还应该在该地区发挥影响力,承担起应有的责任和义务。

“我看到中国政府在实施这些想法方面做了更系统的工作,也大力支持实施私人项目。

例如,一些民营企业将跟随中国以基础设施为主的国有企业到国外进行基础设施建设。

”本尼迪克特·波特卡说。

发表评论